巨亏30亿!养猪“影帝”饿死270万头猪?

雏鹰农牧预亏30亿

1月30日消息,雏鹰农牧晚间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,公司于此前预计2018年度净利润变动区间为-15亿元至-17亿元,修正后预计亏损29亿元-33亿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4518.88万元。

对于业绩修正原因,公司表示,2018年6月开始,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,由于资金紧张,饲料供应不及时,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,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;第四季度生猪市场受非洲猪瘟影响,销售价格低于预期


巨亏30亿!养猪“影帝”饿死270万头猪?


养猪影帝到底“饿死了”多少猪?

雏鹰农牧始创于1988年,2010年9月15日在深交所成功挂牌上市(股票代码:002477),被业界誉为“中国养猪第一股”。法定代表人侯建芳,公司自称是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、中国质量诚信企业,并承载着中央储备肉活畜储备基地的重任。

2018年以来,债券违约事件频发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,而到期没钱还本付息的“养猪第一股”雏鹰农牧竟在资本市场开创了“以肉偿债”奇葩先河。

2018年11月5日,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,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应于11月5日兑付本息5.28亿元,而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。

另据雏鹰农牧2018年11月中旬发布的债务事项进展公告,公司计划调整其所涉债务的支付方式:对部分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,而利息全部以公司火腿、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雏鹰农牧除拥有传统生鲜肉品外,更有附加值较高的生态肉、火腿等产品。雏鹰农牧董秘吴易得就表示,万元天价火腿也在抵价物范畴。

以京东雏牧香食品官方旗舰店出售的一款5KG装的林芝雏鹰藏香猪发酵火腿为例,标价高达12999元,而另一款7KG装的三门峡雏鹰黑猪发酵火腿,标价也达9999元。

上演了“以肉偿债”的大戏后不久,亏超30多亿元因猪被饿死的公告更是让人啼笑皆非。

据猪价格网统计,1月31日全国各省外三元猪均价为11.25元/公斤。假设每头猪50公斤,以预亏的中位数31亿元计算,大概值550万头猪;假设每头猪100公斤,以预亏的中位数31亿元计算,大概值276万头猪。

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在近期大量上市公司业绩爆雷的情况下,雏鹰农牧也突然加入了“比惨”大军,公司如此财务操作的合理性和真实性是有待考证的,那么,雏鹰农牧是否存在借机进行业绩“洗大澡”的情形呢?

北京商报质疑,只要是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比较重要的事情,都应该在第一时间向投资者公告,如果总是遮遮掩掩,到最后让投资者一下感受到特大利空,这样并不太好,而且很可能涉嫌信披违规。

股权高比例质押

1月30日雏鹰农牧公告还提到,之所以买不起饲料,是因为“减少了企业融资渠道,2018年6月开始,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”。

雏鹰农牧业绩爆雷早已露出端倪。根据2018年第三季度报显示,雏鹰农牧的前六大股东:侯建芳、侯五群、候斌、侯杰、侯建业,以及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,所持的全部股份都用于质押融资,占雏鹰农牧全部股权的49.89%。其中侯建芳个人占股高达40.20%。

无疑雏鹰农牧业高质押,又逢上一个“猪周期”低谷,全国猪场烧钱过冬,就目前来看,在这个寒冬,雏鹰农牧已无股权可质押。

2015年5月,雏鹰农牧开始进行轻资产转型,“买买买”不仅再度增加了公司的资金风险,也导致侯建芳的股权高比例质押。

据每经网报道,2015年,雏鹰农牧以合作社作为养殖场的投资主体,公司只负责供应仔猪、饲料、屠宰和销售业务。但在合作中,雏鹰农牧却要为合作社的融资提供信用担保,并向金融机构缴纳30%~50%的保证金,表面上是轻资产运营,实则加重了雏鹰农牧的资金负担。

此外,公司曾提供报告日期为2018年10月10日的人民银行企业信用报告,公司未结清信贷信息中不良类贷款2笔,余额约1.27亿元;欠息11笔,余额1477万元;较公司提供报告日期为2018年8月31日的人民银行企业信用报告,征信记录进一步恶化。

截至2018年8月3日,公司近3.5亿元资产被查封,其中包括36处房产和土地,占2017年度净资产的5.43%,占公司2017年度总资产的1.53%。在尚未披露的诉讼仲裁事项中,涉案金额近3亿元。

借款300元闯成“中国养猪第一股”的侯建芳,曾挥金如土拿出1136万元支持儿子侯阁亭创办微客得科技,成为侯阁亭入主知名电竞俱乐部OMG的第一桶金。2016年,雏鹰农牧又豪掷5亿元,与WE俱乐部高管控制的上海竞远投资共同成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。如今弹尽粮绝,连养猪主业也难以维持之际,不禁让人唏嘘。

来源:中国经济网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北京商报、时间财经等

最新动态
6合宝典最新开奖结